一节课动辄三四百你请的私人健身教练值这个价吗?

“请一个健身私教,一节课花费四五百元,真觉得心疼啊。”济南洪家楼某健身房的会员抱怨。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调查发现,在济南,请一位私人健身教练的价格一节课在200元到500元之间。如此高的学费下,私人健身教练的素质却是鱼龙混杂。

健身不到四个月,小李就已经花了近7000元私教费用了,平均下来一节课价格约在200多元,每节课时约一小时左右。对于一个月收入5000元的上班族来说,小李感觉有些吃不消。

了解私教行情的人都知道,小李请的私教价格不算高。齐鲁晚报记者从中健银座了解到,这里的私教课价格在200元到500元之间。在中健银座,私教分为一星到五星,一星教练一节课均价二三百,五星教练一节课均价四五百元。

健身房的销售策略是把私教的收费价格与课时绑定,购买课时越多,价格越便宜。

“健身房教练压力很大,被逼得每天光想着怎么卖课。”曾经在济南世贸广场附近一家健身房工作的健身教练抱怨说,健身教练每天都有业绩考核,晚上10点多下班后,还要开视频电话会议。

这几年,虽然一些老牌健身房因经营不善被迫关门,但是仍有一大批新的品牌扎堆进入济南。根据列表网对济南健身俱乐部分布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济南市区大大小小的健身房高达50多家,至少三分之一的健身房是2015年之后开的。

新的健身房不断涌入,使得健身教练的需求越来越高。在58同城招聘信息上,记者搜索“健身教练”关键词,共有494条招聘信息,这是截止到2017年1月29日的搜索结果。

一位从业7年的健身教练向齐鲁晚报记者表示,一些大型的健身房,会有20多名私教,一些中小规模的健身房,私教人数在10名左右。比如,洪家楼中健银座的私教有二三十人、恒隆的威士顿私教在10余名左右。以每家健身房需求平均配备15名健身教练的线名私教。市场上对健身教练的需求非常旺盛,因此招聘门槛并不高。

记者点开帝豪斯世茂店招聘信息,网页上显示其需要20名健身教练,工资为20000-25000元/月,学历不限,经验不限,可接收应届生。记者发现,目前在济南,从事健身教练的人员非常多样,有体院刚毕业的学生、转业军人、舞蹈专业的学生或者健身爱好者等等。

“科班和非科班出身并不重要,关键是很多从事健身教练的人专业不过关。”在泉城路一家健身房做健身教练的刘宇表示,全国都是这种情况,大部分从事健身教练工作的人,都不一定是专业科班出身。很多从业人员只是对健身有一知半解的了解,就开始干教练。而有的健身房并不看教练的教课水平,只看重健身教练的“卖课”能力。一般来说,只要通过面试,做几天巡场教练后,健身教练就能开始上课了,甚至连培训都没有。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了解到,国内对健身教练有两个认证,国职证书和亚体证书。前者全称国家健身教练职业资格证,也就是资格证;后者全称亚洲体适能是中国成立较早的一个培训机构,颁发的证书不属于国家证书。

不少教练向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反映,目前国内的一些认证和培训考试,要求比较低,基本上交钱就能过,含金量并不高。

而目前国内最热门的是拿美国四大认证(国际健身行业认可):美国国家运动医学会NASM、美国体能运动协会NSCA、美国运动医学会ACSM、美国运动委员会ACE。目前,这些机构在国内的培训和考试大多集中在京沪等地,济南尚无机构承揽这四大认证的培训和考试。

不过,这几大认证的培训费和考试费并不低。据刘宇介绍,目前,最贵的是ACE,培训费13800元,考试费2000元。NASM培训7800元,考试费用一千多元。

虽然收费高昂,但是培训时间一般在2-4天之间,细算下来可谓天价。如果从济南到北京参加培训,加上交通和吃住费用,一万块钱根本打不住。

刘宇说,高学费使很多人望而却步,而健身房在这方面又没有资金支持,使得很多健身教练得过且过,不在专业上花费精力。

据了解,济南很多健身房中,私教课程收入的70%—85%都归健身房所有,剩下的15%-30%才归私人教练所有。底薪不高、提成低、狭窄的上升空间,这是目前健身教练的生存现状。

一位健身房负责人表示,健身房也有苦衷,健身房投入很高,装修、健身器材、聘请健身教练等,前期投入高达二三百万元。一般说来,在济南一个健身房月营业额平均有几十万元,经营得好也得3年后才能基本实现盈利。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了解到,目前,新的私教模式正在形成。这些私人教练依托在健身房工作时积累的人脉,独自租用场地进行教学。在健身行业比较成熟的欧美国家,私人健身工作室也是七八年前才开始流行起来的。

在济南宽厚里与朋友合伙开办了一家名为Fighting健身工作室的腾飞告诉记者,仅他所知在济南大概就有60家这样的健身工作室。而在上海,健身工作室数量大约在2000家左右。

中国产业调研网发布的《2015-2020年中国健身市场深度调查研究与发展前景分析报告》,中国健身行业2000年前后才正式起步,到2014年全国中等规模以上健身俱乐部就已发展到接近6000家,健身人群多达千万,但是和发达国家相比,这个数字却是微乎其微。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4年针对20-69岁人群的调研发现,2014年进行健身运动的人数达3.83亿人,庞大的健身人口为健身行业带来巨大的市场需求。

但从2015年起,济南有一部分健身房关门,比如济南金芙蓉健身在济南接连关停十几家门店,泉城路舜力健身俱乐部也关门,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与健身工作室的兴起分流了一部分市场份额有关。

4月12日,记者从省教育厅了解到,省教育厅等9部门联合下发通知,进一步加强全面改善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工作。“全面改薄”工程是建国以来义务教育单项资金量最大的一项民生工程、扶贫工程,覆盖了我省111个县(市、区)9765所学校。[详细]

”2014年,国棉一厂的历史书写到了第九十九年,然而,许多人期盼的“国棉百年”最终没有到来,2014年11月份,国棉一厂的破产程序启动。如今,国棉一厂的厂房已经出租给一家私营纺织厂,走进国棉一厂的厂房,偌大的车间内,如今仅仅剩下几台机器,大面积的厂房仍…[详细]

近日,一段山东东营失踪15年的女子牟翠翠疑变残在贵州卖唱乞讨的视频在网上热传,各方对该女子的真实身份众说纷纭。大众网记者刚刚通过贵阳市公安局官方微信了解到,视频中卖唱女子已于今天上午到贵阳市白云区公安分局龚家寨派出所报案,称“我不是山东人,请不要打…[详细]

济南正准备启动全市域轨道交通规划编制工作,针对郑济高铁通过平阴的建议,济南市发改委副巡视员王成梁表示,近期很难再单独建设济聊城际铁路。针对郑济高铁通过平阴的建议,王成梁表示,通过郑济高铁的实施,可实现济南、聊城之间的城际功能,因此近期很难再单独建…[详细]

4月12日,全国首个《共享单车与城市发展白皮书》在北京发布。报告显示,天气适宜,骑行环境佳的济南是全国骑车最快的城市,平均骑1公里仅需6.2。[详细]

根据山东省政府与北京大学、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签订的《战略合作备忘录》,近日,山东省级财政预拨资金1.5亿元,用于支持共建“北京大学现代农业研究院”,助推山东省教育体系和现代产业体系产学研加速发展,带动全省乃至全国农业、食品产业升级,促进地方经济与科…[详细]

Published by yabo394

发表回复